灵山一会·资料
搜索文档…
相关资源
GitBook 提供支持
智悲翻译
以下是本节中的文章:
仅此而已
“只是不知”——社会工作的精神实质
“善良课程”促进幼儿学校教育的成功
“无我”的魔力
“无我”还是“不是我”
“缺”钱
“购”造自我——斯蒂芬妮·卡扎访谈录:购买、改变到重塑
《专注》一书的写作收获
《大吉祥经》带来的启示——佛法与商业组织人力资源开发
《疯智》
BBC:佛教为何如此流行?
Facebook网站用同情来化解网友冲突
OK, 谷歌,请作深呼吸
一个“非神论”者的旅程
一切佛法皆善妙
一切只关无常
一切生命之万有理论
一种佛教的中道(观)心理疗法
一项新事业
七个证据说明《黑客帝国》是佛教电影
万物归一
三大科学与佛法
不丹引领世界走向幸福新经济
不必被七种常见恐惧所控制
不愿禅修:八大常见借口与对治方法
不要相信炒作——神经科学家凯瑟琳.克尔关注媒体如何报道正念冥想研究
与佛教导师杰克.康菲尔德的访谈
专访B. Alan Wallace
世上最幸福的人——和他的APP
世上最快乐的人——马修.理查德称赞静坐有益于学习与记忆能力
世界上最快乐的人?
世界也许会受“未来”的影响
业因果——大脑的硬性联接
东方与西方的思维模式
两个世界的交叠:佛教和科学必须要为对方提供什么?
个人诚信与佛教
中国倍感压力的“千禧一代”拥抱佛教
中道——通往可持续发展与安乐
临别最想说⋯⋯
临济大师与无位真人
临终五憾事
丹尼尔.葛尔曼访谈录
为什么你会永远存在
为什么你会沉迷于手机
为什么我认为灵性活动会适得其反
为什么说“你活着,并且会永生”
为何佛教和西方社会彼此需要:个人和社会变革息息相关
为何我们会存在
为何职场上的慈悲心富有意义
为富不仁:越有钱,越缺乏同情心
为幸福而激发大脑
五种方式缓解嫉妒
五类最佳的肉食替代品
享受独处的时光:寂寞和孤独的区别
人类宇宙:是否是意识创造了现实?
人际关系和大脑演化
什么是内观禅修
什么是正念
仅仅禅修是不够的
从传统经济学到佛教经济学的超越
从佛学角度对“消费者”与“消费主义”的反思
从恐惧中解脱
从无价值的迷思中觉醒
从见解到证悟
从闭关中心到诊所再到会议室
以他者为中心的疗法:一种心灵疗法
以佛教内观培养理性的青少年
以佛教的观点看成瘾
伊恩.斯蒂文森博士关于轮回转世的研究
众生平等吗?试看美国的素食主义与佛教
佛,随缘文化
佛教,惩罚与和解
佛教、心理治疗和心智科学之间的对话
佛教:一种心灵训练的方法
佛教:哲学还是宗教?
佛教:宁静得以致远
佛教与伦理:圣路易斯的普利策基金会用佛教艺术教化有前科的人
佛教与工商界一种新的关系
佛教与康复:匿名作为精神基础
佛教与心理学:生物反馈、冥想和正念
佛教与心理学:黑暗必将变为光明
佛教与心理学
佛教与心理学中的正念思想——采访克里斯托弗.肯.吉莫
佛教与心理学在理论与实践上的重叠
佛教与心理学的融合
佛教与心理治疗——迈尔斯.尼尔博士专访:为何佛教概念和方法最近如此流行?
佛教与无意识
佛教与死亡
佛教与物种命运
佛教与环境政治学
佛教与生态危机在加强生态哲学和心理学方面,佛教对当今西方社会的作用
佛教与生物学:从“各统一方”到“协同共治”
佛教与社会科学:你所不了知的那些事
佛教与科学的融合性对话
佛教与篮球:菲尔.杰克逊和他的“禅宗”执教术
佛教与经济增长终点
佛教与西方心理学
佛教与量子物理学:东西方对话的贡献
佛教与量子物理学
佛教之生物伦理探讨
佛教伦理:佛陀反对用动物祭祀
佛教伦理学
佛教伦理的人类价值
佛教和可持续发展:自足适度生活的科学
佛教和环境保护
佛教和现代科学
佛教和瑜伽的积极心理学对西方有何启示?
佛教和西方观念下的“苦”、“压力”及“应对”
佛教如何看待:肉体与精神
佛教对当代人类生存困境的回应
佛教对生物学的探讨能带我们走多远?
佛教徒的素食观
佛教徒眼中的抗抑郁方略
佛教徒眼中的自由意志:对决定论和非决定论的超越
佛教心灵疗法如何指引临终者?
佛教心理学以及心理疗法与大脑之评介
佛教慈悲概念的研究:文献注释
佛教战胜忧郁
佛教探寻生活中苦之真谛
佛教教育的目的
佛教新闻:健康、财富、素食
佛教新闻:死亡?其实并非像想象的那么恐怖
佛教新闻:精神病医生结合佛教理念治愈病人
佛教新闻:驱离孤独的正念冥想
佛教是一种教育,不是宗教
佛教现代主义 (2)
佛教现代主义
佛教现代化的困境——论当前的时代背景及其对佛教的挑战
佛教生活方式越来越流行
佛教的伦理基础
佛教的发心:在冷酷时代秉持善念
佛教的变迁
佛教的积极心理治疗
佛教视角:性有何错?
佛教视角下的“苦”
佛教视角下的心识运作:对一些重要理念的审视(上)
佛教视角下的心识运作:对一些重要理念的审视(下)
佛教视角下的战争与和平
佛教禅修实验
佛教禅修提高理性思维
佛教经济学的贡献(上)
佛教经济学的贡献(下)
佛教课程教德国小学生“不思维”艺术
佛法可以帮助您的企业吗?
佛法可以没有轮回吗
佛法可以治愈生活方式所带来的负面情绪
佛法和宇宙学
佛法如何帮助我们解决目前的环境问题
佛法的两面性
佛眼看精神与物质
佛陀:我们的心灵同侪
佛陀会怎么做?——环境保护之佛教途径
佛陀在华尔街
佛陀教化我们何为光明心性——觉悟并非自我逃避,而是回归自性之道
佛陀教法下的孩子们
佛陀的八正道
佛陀的哲学与西方心理学
佛陀的大脑:脑神经可塑性和禅修
佛陀的智慧:新兴神经科学和觉悟之路
佛陀行医
你不会死亡的五种理由
你只活一世?
你有没有“蛋白质焦虑”?
你的大脑,身体,冥想
你能身无分文过一年吗?
借宗教信仰之力保护缅甸环境
健康:精神超越物质
全球经济中的佛教
关于业力的讨论:宿命还是非宿命?
关于佛教社会学:理论、方法与可行性
关于意识科学的探讨与思考
关于禅定的研究
关于经验的反思
关于轮回的科学研究
关怀世界&关爱自已
关爱身心——亦禅亦医的独特感悟
内向者并非失败的外向者——克服把自我价值系于外境所带来的隐藏的后遗症
最强研究再次确凿证实冥想能够降低心脏病发作与脑中风的风险
最神奇的实验
冥想可以使你更聪明吗?
冥想可以缓解感冒和流感
冥想如何利益癌症幸存者
冥想帮助女性缓解潮热
冥想引发的道德感
冥想是治愈心脏病的灵丹妙药
冥想有助于减少吸烟?
冥想有助于延缓大脑衰老
冥想有益健康之哈佛报告
冥想的十种好处
冥想能改变世界吗?
冲突的问题
减压
出离
初学者禅修:20个帮助静心的方法
初学者禅修指南:让心安静下来的20条实用小贴士
初级“禅基因学”——“道”或“大”
加工肉制品的致癌风险
动物:传统—哲学—宗教 佛教伦理学:悲悯众生
动物权利概要以及“权利”与“福利”的区别——BBC 动物权利简论
动物解剖和活体解剖到底错在哪里?
勺子其实不存在:《黑客帝国》里的佛教内涵
包容与多样
北极海冰步入死亡漩涡:意义和影响
印藏佛学中的“主体间性”(上)
印藏佛学中的“主体间性”(下)
压抑同情心会降低道德感
友善的治愈力
反整体论:对佛教环境伦理学的反思
发扬佛教的新理念
发现语言中隐藏的偏见
可持续发展的佛教经济学透视
同情心:从有害压力向有益压力转移的平衡
吝啬的大脑,慷慨的大脑
启迪的科学
吸烟者冥想减压疗法初探
喜乐与空性
嗔恨心正解
回忆前世的儿童:先笔录后确认的案例
圆满的布施
在冥想禅修中体验无我
在商业中实践佛法
在曼达宫中探索中阴,一款灵感源自藏传佛教的电子游戏
在每周一次的冥想研究中参与者感受到的益处与疑惑
在议会探讨正念
培养孩子的善意
外在、内在以及不二的空间
多快乐、少抑郁的五种佛教方法
大乘佛教与环境伦理学:唯识教义之透视
大师教导我们的四件事
大热的寻求放松之路——冥想
大鼠具有同情心吗?
太空佛法:论《星球大战》对佛教主题的吸收
女权主义神学 杯子是半空还是半满?
好莱坞著名伉俪发起可持续植物饮食运动
如何回答这些大问题——宗教和科学的对照
如何在商业活动中遵循佛教伦理思想的六点建议
如何帮助您的孩子做正念练习(无需静坐不动)
如是我闻:贪嗔痴如何毒害我们的社会
存在主义的生物学佛教:极具正念且意味隽永——佛教、生物学、存在主义以及自由意志有何共同点?
宇宙新说(上)
宇宙新说(下)
宇宙由外在实体创造吗?
宗教与基于人权的发展
宗教与理性
审判日即将来临
宽容和报复,哪个更好?
寂静之声
寂静的快乐
密集禅修、免疫细胞端粒酶活性和心理介导因子(上)
密集禅修、免疫细胞端粒酶活性和心理介导因子(下)
对与真孰重?放下是非执著